玩手机游戏,享快乐生活!
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正文

www威尼斯

来源:去秀 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21日 16:33

在欧美游戏行业,手游行业爆发过程中资本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就是芬兰。在应用商店发展的初期,该地区,尤其是首都赫尔辛基诞生了一系列知名的初创公司。

超级明星公司是Supercell,在跨平台MMORPG游戏《Gunshine》失败之后,当时的六人创业团队决定该做iPad游戏,并陆续推出了《卡通农场》、《部落冲突》、《海岛奇兵》和《皇室战争》等四款收入破10亿美元的大作。

当然,它并不是唯一的成功者,《登山赛车(Hill Climb Racing)》开发商Fingersoft凭借一款游戏就大获成功,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发行品牌(Round Zero);《呆萌小怪兽》开发商Seriously去年收入同比增长65%至6900万美元、Next Games的《行尸走肉:无主之地》也取得了不错的成功、Futureplay旗下的放置游戏和最近发布的《Battlelands Royale》也小有名气。

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公司是Rovio,得益于《愤怒的小鸟2》的成功,这家芬兰公司已经成功转型免费模式,而且大电影也取得了不错的票房。

Remedy Entertainment则是该地区历史悠久的游戏公司,擅长剧情冒险故事、Housemarque创造了大量顶级街机游戏、Colossal Order则持续为成功的《城市:天际线》做后续研发。

在该地区,大型游戏厂商都开设了分公司,比如育碧RedLynx、Wargaming赫尔辛基分部、EA Tracktwenty和Zynga负责《FarmVille 3》研发的赫尔辛基工作室都位于芬兰,后者还收购了芬兰当地手游工作室Small Giant Games。

此外,芬兰还有很多凭借小众游戏成功的独立游戏工作室:Critical Force、Dodreams、Cornfox & Brothers、Bugbear Entertainment、Frozenbyte、Frogmind、Kopla Games、Kukouri Mobile Entertainment、MotionVolt Games、Nitro Games…这个列表还有很长。

收入下滑:芬兰游戏公司不再创新?

在2018年,芬兰游戏行业收入为21亿欧元,虽然仍是非常大的规模,但和2016年的25亿欧元相比,仍然出现了明显下滑。

实际上,这种现象也很容易理解,比如Supercell在2018年的收入只有16亿欧元,而此前的两年分别达到20亿美元(2017)和23亿美元(2016)。在该国游戏报告里,Neogames提到,芬兰游戏行业收入的增长已经开始逐渐摆脱了对Supercell的严重依赖:2015年,Supercell一家公司占据了芬兰游戏业总收入的88%,而到了2016年,这个比例下滑到了65%。

去年的时候,Kuuhubb首席策略分析师Tero Kuittinen表示,芬兰游戏行业收入下滑说明该国游戏行业出现了一些状况,标志着该国手游行业陷入了滞涨状态。他指出《Pokemon Go》和《堡垒之夜》的现象级成功,证明了全新游戏体验仍然有爆发式增长机会,只不过,芬兰游戏公司越来越难以做到这些。

不得不说,很多芬兰公司实际上都在最近遇到了困难,包括Next Games的《行尸走肉:我们的世界》发布表现不顺,Grand Cru在尝试了《Supernauts》和《Battlejack》之后不得不再次寻找新方向,Armada Interactive则在去年取消了首款策略游戏《Quantum Siege》。

但是,仍有很多信号显示,芬兰游戏业正在重新回到增长轨道,而并非进入了困难时期。

2018年底,Supercell第五款游戏《荒野乱斗》首发非常成功,截至2019年6月,其收入已经超过了2.75亿美元,《部落冲突》在推出了黄金令牌系统之后创下了月流水记录,所以,只要其他游戏能够重新焕发活力,芬兰游戏业的增长只是时间问题。

实际上,在Supercell之外,还有一些芬兰游戏公司值得注意,比如Small Giant Games就被Zynga斥资5.6亿美元收购并,剩余的20%股份将根据未来收入表现,分三年付清。就像芬兰游戏业一样,在该游戏之前,Small Giant Games实际上也有过失败,比如《Oddwings Escape》等产品都没有拿得出的成绩,但《帝国与谜题》的成功让这家公司迅速成功,并且引起了美国上市公司的注意。

Zynga的另外一个赫尔辛基工作室正在研发的项目《FarmVille 3:Animals》也很值得关注,目前还没有全球发布的任何消息,不过,考虑到《FarmVille》系列的重要性,我们有理由相信,芬兰游戏业有望出现另一个重量级产品。

2019上半年,Rovio的收入同比增长了7.8%,虽然第二季度的收入下滑了三个百分点,但其新游戏《愤怒的小鸟:梦想爆破》订阅收入达到1400万欧元,成为了该公司收入第二的产品,旗舰游戏《愤怒的小鸟2》收入则同比下滑了300万美元至2650万美元。

对于后者的收入下滑,Rovio表示对其投入的买量成本过低,不过,随着《愤怒的小鸟2》大电影的全球公映,该游戏有望迅速回到增长区间。

成熟的手游行业:芬兰已是欧美手游重镇

细心的读者们可以发现,以上提到的游戏公司,都不是初创团队,芬兰的新公司仍然可以不断得到融资,比如Shipyard就拿到了Supercell的资金,只不过,虽然新增团队数量达到了48个,但这些新团队已经很难像6年多之前那样突然爆发。

实际上,和全球手游行业一样,芬兰游戏行业也进入了成熟阶段,2016年至2018年期间,该国游戏工作室数量从250个减少到220个,但从业人数却增长了16%,达到3200人。

这些工作室都开始专注于游戏在线运营,并且耐心地等待着下一个大作出现。比如,2018年,芬兰游戏公司一共发布了100款游戏,此前的两年分别是150和200款;2018年收入超过5000万欧元的公司翻倍达到了4家,超过1000万欧元年收入的工作是数量从7家增至11家,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团队数量从30增长到了34家。

而且,近些年来,芬兰游戏业并购动作频繁,比如腾讯收购了Supercell大部分股票、Wargaming把Boomlagoon纳入麾下,Zynga买下了Small Giant Games,而Supercell则收购了《Badland》和《Rumble Stars》开发商Frogmind工作室51%的股份。

此外,还有一些芬兰团队选择了IPO,比如Rovio、Next Games、Remedy Entertainment以及Nitro Games,不过,这些上市公司的股票都经历了下滑,但也有部分开始出现股价增长,比如Remedy最近股价达到10.65欧元,2019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49.6%,运营利润增长了10.6%。

总的来说,在过去这些年间,芬兰游戏行业已经完成了转型,中型团队数量越来越多,它不再是最初的欧美游戏业初创之都,而是成为了手游时代的重镇,此前的那些初创公司,已经开始一个又一个地成为业内明星企业。

标签:
小编推荐
  • Smart Truco
  • 迷你工艺2
  • 少女前线
  • 星际战舰
  • 商标测试
  • 绝对赛车
  • 无尽之路